新版医保目录鼓励创新药 119种药品平均降价一半

一年一度的国家医保谈判结果正式公布,七成药品谈判成功,平均降价一半。三个国产广谱抗癌药PD-1抑制剂进入目录,但此次尚未考虑将天价罕见病药品纳入医保。

12月28日,国家医保局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2020年医保谈判结果。本次医保目录调整,共对162种药品进行了谈判,119种谈判成功,谈判成功率为73.46%。谈判成功的药品平均降价50.64%。同时,还有29种药品被调出目录。最新一版医保药品目录内共计2800种药品,其中西药1426种,中成药1374种,中西药比例基本持平。

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在发布会后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基于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有限,没有考虑将天价罕见病药品纳入医保。三个新入目录的国产PD-1价格都低于去年进入目录的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对于进口PD-1全部没有谈判成功的原因,熊先军认为,主要是企业的价格预期与国家医保局的预期不一致。

奥咨达医疗器械服务集团东区市场总经理詹金城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此次医保目录谈判数量堪称有史以来“最为广泛”:即调入96种独家及23种非独家,其中,14种全年销售额超过十亿元的独家药品成功被谈判调降;未来,医保目录可以针对性地对单价高昂的“孤儿药”做更进一步的降价谈判。

创下谈判药品数量之最的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调整结果出炉。12月28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图

谈判药平均降价超50%,新冠治疗药被纳入

本次谈判成功的119种药品,药品平均降价50.64%。

新版医保药品目录预计将在2021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包括抗癌药专项准入在内,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已开展了3次医保目录调整工作,今年是采用“申报制”以来的第一次调整。从今年起,我国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基本建成。

与往年相比,本次调整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谈判降价调入的药品数量最多,惠及的治疗领域最广泛。最终谈判调入的96种独家药品,加上直接调入的23种非独家药品,共涉及31个临床组别,占所有临床组别的86%,患者受益面更加广泛。

不同于前几轮调整将“所有已上市药品”纳入评审范围的做法,今年首次实行申报制,即符合今年调整方案所列条件的目录外药品才可被纳入调整范围。目录外药品的调整范围实现了从“海选”向“优选”的转变。根据申报条件,共计704种目录外药品申报成功。最终23种(非独家)药品被直接调入目录范围,138种(独家)药品被纳入谈判范围。

今年医保谈判的另一个特点是首次尝试对目录内药品进行降价谈判。评审专家按程序遴选了价格或费用偏高、基金占用较多的14种独家药品进行降价谈判,这些药品单药的年销售金额均超过10亿元。经过谈判,14种药品均谈判成功并保留在目录内,平均降价43.46%。

此外,为了支持新冠疫情的防控,本次调整已将利巴韦林注射液、阿比多尔颗粒等最新版国家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所列药品全部纳入国家医保目录,以实际行动助力疫情防控。

与往年相比,今年医保谈判成功率较高,药品降价幅度略低。熊先军表示,医保谈判不追求药品降幅,也不追求谈判成功率,谈判成功率高的原因是谈判前期和企业沟通到位,专家组将测算的要点让企业掌握,这样企业所出的价格会靠近医保局的价格,同时也有一些企业对药品的自主定价本来就不是很高。这样下来,谈判的降幅就不会很大。

“医保局没有将一些定价较贵的药品纳入目录是向药企发出明确信号:即便不在医保目录中,药企也要基于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国情来制定合适的药品价格。”熊先军说。

詹金城认为,从全局来看,此次医保目录针对162种的药品进行针对性的降价谈判,是坚持了“保基本”的原则,以使得医保基金支出稳定、可控,而手段则是把价值不高的药品调整出去、再降低费用过高的药品。

一位药企销售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医保谈判将2020年上市的新药也纳入其中,这是一大亮点,有助于创新药获批上市后实现快速放量,体现了国家层面对药物研发创新的鼓励。

谈判成功的罕见病药品名单

癌症用药的保障水平提升

PD-1是本次医保谈判的一大看点之一。此前备受市场的关注抗癌药PD-1/L1中,参与谈判的三款国产药物全部入围,进口的则无缘进入医保目录。

从谈判结果来看,三个国产广谱抗癌药PD-1抑制剂——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商品名:百泽安)、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商品名:拓益)和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商品名:艾瑞卡)都进入了医保目录之中。而进口的PD-1产品——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商品名:可瑞达,俗称“K药”)和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商品名:欧狄沃,俗称“O药”)则谈判失败。

熊先军表示,三个国产PD-1产品的具体谈判价格不方便透露,但可以肯定的是,比信达PD-1(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达伯舒)去年的谈判价格低。而且对于这些PD-1产品也没有限制特别的适应症,都以已经批准的适应症为准。

“进口PD-1谈判失败的原因,主要是企业价格预期与医保局的预期不一样,因为进口企业还要考虑国际价格的问题,但国内企业主要是考虑中国的价格和市场,谈判价格他们可以承受。”熊先军说。

市场颇为关注三款国产PD-1进入医保谈判后的价格,第一财经记者分别向恒瑞医药(600276.SH)、百济神州等入围企业了解情况,多数回复是“以国家医保局公布的为准”。不过,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此次君实生物(688180.SH、01877.HK)进入医保的PD-1药特瑞普利单抗是80mg规格的,历经五轮报价后,最终谈判成功的医保价格是每支906.08元,计算下来一年治疗费用是7.07万元,原本该药一年的治疗费用在慈善援助基础上是9.36万元,因此降幅约24.47%。

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伊始,就组织开展了抗癌药专项准入谈判,最终17种药品谈判成功纳入目录,并于今年底协议到期。这17种抗癌药中,3种药品有仿制药上市被纳入乙类管理。14种独家药品按规则进行了续约或再次谈判,平均降幅为14.95%,其中个别一线抗癌药降幅超过60%。经测算,14种抗癌药降价,预计2021年可为癌症患者节省30余亿元。同时,本次调整还新增了17种抗癌药,其中包括PD-1、仑伐替尼等新药好药,目录内癌症用药的保障水平明显提升。

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中国副总裁黄彬在发布会上表示,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疾病患者人数众多,人口老龄化日益明显,加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中国的市场潜力巨大。通过医保政策和一系列配套鼓励政策,医保谈判药品的可及性明显得到提升,使企业看到了以量换价的空间和机会。因此,企业在确保实现合理商业回报及可持续医药创新的同时,能够以最低的价格供应最好的新药。

整体上看,对于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的药品来说,虽然成功进入了,接下来如何打通进医院的“最后一公里”,仍面临一场硬仗要打。

“我们这次经过这次医保谈判后,降价七成左右。对我们来说,应该有助于提高销量。相比之下,进医保后,打通医院渠道可能会稍微通畅点。”广州一位药企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有PD-1企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公司的产品此次进入医保,但接下来的进院工作同样不能掉以轻心。“进了医保后,但进院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因此这是我们接下来要攻克的工作。”

(原标题:新版医保目录鼓励创新药,119种药品平均降价一半)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伟德体育在线入口_伟德体育官方_稳定版下载 » 新版医保目录鼓励创新药 119种药品平均降价一半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